FANDOM


“小女不才,但请让我永远留在你身边”

休比・多拉,原名Üc207Pr4f57t9(也译作朱碧・多拉[1],她是特图伊纲讲述的“不被讲述的神话”中出现的第一个机凯种,在死后被机凯种认定为“遗志者”。在特图讲述的故事中,她试图解读人类的独有语言(),并在地精种遗迹中里克发现(发现了里克)

外貌编辑

休比与有许多相似之处,但也有许多不同之处。这其中最为突出的莫过于从她背部延伸出的两条尾巴,以及身体周围露出的类似于机械的特征。

她皮肤苍白,凌乱的黑色秀发垂及腰际(电影中为深紫色/栗色)。与白皙的皮肤相比,红色的眼睛显得尤为突出(电影中为黄色眼睛及黑色瞳孔,带有血色的复杂纹路)。瘦小的她令人怜爱,很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在来到里克身边之前,身为机凯种的她不穿戴任何服饰。

而在来到里克身边之后,为了掩盖身体的机械部分,她换上了一件暗橘色长袍,用带有兔耳的长袍兜帽遮住头部,搭配起瘦弱的身材显得更为可爱。但由于作为动力源的尾巴却没法掩盖,经过几番思索后,里克最终决定将其解释为装饰品。虽然她确实很像白,但是因为这段故事出自特图之口,很有可能他只是把里克和休比描述的很像空和白,借此暗示这两对之间的联系。这一点被伊纲毫不留情地指了出来,还质问说特图在故事的某些地方撒了谎。特图在片刻之后便承认这个故事确实并非完全真实,而是经过了些许润饰。

人格编辑

在与人类真正接触之前,休比的行为就像是死板的人工智能。她可以很快地接收并处理数据和情报,采取恰当的行动,这是属于机凯种的一种独一无二的特征。

她无法理解感情和欲望,也就是人类的独有语言(【心】)[2]。但随着与里克一起度过的日子一天天推移,她似乎也有了自己的独有语言(【心】)。她的表情和感情变得越来越富有生气与色彩。

在读取并模仿了“内向胆小的人类种幸存者”人格,并在里克他们的聚落度过了一年时间之后,她似乎无法再将自己的性格恢复为原来单调死板的机凯种模式,而是陷入了这种设定中,用她的话说就是”……嗯……好像……思考发声中枢已经无法改变了……的样子“(“……无法恢复原状……的样子”)。

特长编辑

和其他机凯种一样,休比能迅速地分析评定情景,并以惊人的速度作出反应,与里克下棋的情景就是例子之一。她能记下每一步移动,分析局面,并在之后遇到相同的情况时对比处理。

虽然在外表上,休比看上去就是个瘦小的人类种女孩,但实际上她有着极强的力量。她能够毫不费力地切开巨石,撕开铁板,还曾经将一扇是她身体十倍高的大金属门举过头顶(这有点吓到里克了),此外还毁掉了一个森精种的图书馆[3]。她也能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快速移动,在初次遇见里克并最终返回聚落的时候,从聚落到被毁的森精种城市,骑马全力奔驰需要五天的路程,休比只用了数小时便抱着里克走完了全程,还是在纯粹依靠个体能力(解析种的性能在机凯种平均以下)的情况下(若是使用兵装,数分钟便可以到达)。

休比是机凯种中的解析种,所以特别擅长分析,不过她对人类的独有语言(【心】)的解析花了很久。

因为使用背上那两根连接着精灵长廊的尾巴获取动力,她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睡觉。

弱点编辑

机凯种是以连结体集合连系在一起行动的,但休比因为想要解析机凯种是否有自我灵魂而由于理论漏洞产生了各种系统和逻辑错误,所以被解除了链接,遭到报废。也正是因为被解除链接的缘故,在休比最后的战斗中,她只能使用机凯种所拥有的全27451种武器中的47种。

因为休比是机器人而不是真正的人,所以她不是很擅长理解别人的想法。

历史 编辑

大战期间,她和其他3495名机凯种与焉龙亚兰雷夫及其七只从龙的战斗导致里克的故乡被毁。因为需要从造成的损害对转向的崩啸进行再分析,休比来到那里并看到了冷漠的里克,被里克的冷静的举动惊愕到的休比认为必须进一步解析人类,尤其是这孩子的行为。然而,因为那之后的解析,她产生了大量的错误而被解除链接,遭到废弃。

与利库的相遇 编辑

在探索森精种的废墟时,里克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但等到他注意到危险的时候,他已经被一个机凯种压在了身下。里克知道自己毫无胜算,所以没有抵抗。然而,女性机凯种却出人意料地吻了他。在理解了状况之后,他向该机凯种询问了一系列问题,最终得到的结果是她想要解析人类的独有语言————名为心的独有语言。经历了一小段波折之后,两人一起离开了那里。

"幽灵" 编辑

在把所有人都从旧聚落疏散之后,剩下的人(包含里克休比在内共179名)在里克的领导下重新定义了生命的意义,并向六条誓约宣誓。然后他们紧随着战争的方向,各自向自己的方向出发。休比与里克计划设置32个【通行管制】,以便用其偏转最终融合攻击能量的方向,使其击穿星球的核心————精灵回廊。从而达到结束游戏(大战)的条件之一————毁掉棋盘(星球)

在里克与妮娜・克莱布的会面之后,为了掩饰身份而摄取了大量黑灰的利库,身体受到了黑灰的极大侵蚀。虽然休比立刻让里克喝下了机凯种身上相当于血液的除染液以去除黑灰,但他还是失去了左臂,视力减退(左眼失明),右臂也留下了伤。在他们一起部署了第23颗【通行管制】之后,他禁不住休比的强烈要求休息了一天,入睡之前休比始终牵着他的手。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处。

死去 编辑

因为里克的身体状况,他能坚持的时间基本所剩无几。因此尽管里克不允许单独行动,休比还是独自前去设立通行管制。她成功设置了第24颗,但随后却遇到了吉普莉尔,并在与其的战斗中化为灰烬。在天翼种看来,此时机凯种的首级已经达到了与龙精种并列的【稀有度5】,所以吉普莉尔想要将她的首级作为收藏品。因为吉普莉尔最后是用天击杀死了休比,什么也没剩下,所以她没能得到休比的首级。但是休比向爱因兹希传输了最后的数据,使得机凯种解析模仿了天击(伪典天击),并用【禁止进入】护住了里克为她戴上的婚戒,最终由爱因兹希交还到里克手中。因为休比向机凯种全体传输了心与爱的概念,使得全体机凯种都成为了盟友。在临死前的最后时刻,她终于明白了爱的意义。

因为失去了休比,计划全部扰乱,24颗【通行管制】不足以偏转最终攻击,并非战争的结束而是只能换来十年的和平,里克也因为失去挚爱陷入绝望。此时休比借爱因兹希之口说出了解决方法,并说“规则中并未包含不认同道具损失之意”。里克接过爱因兹希递过来的戒指,锁上曾经被休比打开的心房,然后苦笑着背负使命,继续前行。

你知道吗 编辑

  • 当里克问到机凯种的名字时,休比回答道'Üc207Pr4f57t9',里克一度怀疑那能不能算是个名字,并让她再重取一个。她的第一个选择是休瓦尔札(Schwarzer (シュヴァルツァー)),即德文黑色之意,这与白的名字形成了有趣的对比。但因为太长、难懂、不像名字,最终利库折中取了休比Shuvi (シュヴィ))这个名字。
  • 休比是因为对人类种在这种世界存活感到异常,才想解析心,最终出现异常被解除链接。但同时也是因为解析心之后变的矛盾,缺陷,异常才被当成重要资料恢复链接。
  • 在战斗中,休比失去的是右手与右脸,而里克失去的是左手左脸。
  • 休比说过自己死之前不允许里克死,后来确实履行了这点,休比先于里克死去,随后不久里克也同样死去。

注释及外部链接

注释及外部链接
  1. 欧美等地简称她Schwi (シュヴィ, Shuvi) ,也有人称她为Preier或者Prayer
  2. 译注:此处原文为 However, she seemed to have difficulty in comprehending emotions and desires,otherwise characterized by her as the [heart]
  3. 译注:此段出自英wiki。

图片册 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