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兹莉尔 (アズリール, Azurīru)是首个天翼种个体,因此她成为了吉普莉尔的“姐姐”以及十八翼议会的议长。身为议长/全翼代理/全权代理人[1],在紧急情况下她有着首先发言的权力,但在其它情况下的任何决定都必须得到议会的同意(她也是议会成员之一)。她是轻小说 第五卷的封面,同时动画第十二集和剧场版电影No Game No Life: Zero的封面上也有她的身影。她是阿尔特修创造的第一个天翼种,因此也是活得最久的天翼种。在大战中她负责向其余天翼种传达阿尔特修的旨意。此外,她还是天翼种《书籍共有法》的批准者。

在小说第五卷中,阿兹莉尔与幻想种阿邦特·赫伊姆有着精神上的连接,被认为是它在现实中的投影(代表)

外貌编辑

她的外表和其他天翼种一样,如同天使,不过也有明显的差异。她有着中等长度的海绿色秀发,发梢由黄色渐变为橘色。因为在大战后阿邦特·赫伊姆与她融为了一体,所以她的眼睛是异瞳双色(左金右蓝)。与其他天翼种不同的是,她头部的左侧有一个弯曲的角,这或许代表了她的双重人格。和吉普莉尔一样,她也腹部外露,身着长裙。

人格编辑

她的个性似乎有些分裂,表现出什么样的性格取决于她与谁交谈。她的性格似乎主要在热情活泼、情绪化与残忍冷酷(与吉普莉尔想杀人时类似,但与她的情绪相比更容易辨别)的状态之间变换。

大多数时候,阿兹莉尔的性格都很活泼,总是会在句尾加一个“喵”。虽然她是阿尔特修创造的第一个天翼种,但她并不是很聪明(就跟吉普莉尔说的一样),她的提议往往会被议会一致拒绝。

吉普莉尔诞生之前,阿兹莉尔冷漠无情,那时的她认为只要有必要,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包括她的天翼种同伴。在拉斐尔面临大范围魔法攻击(天击)的危险边缘时,就是阿兹莉尔命令她去死[2]。虽然拉斐尔还是活了下来,但是却身受重伤,最终光环破损,单翼单眼。她依旧记得当初“最初番个体”微笑着将她和神髓一同击穿的场景。她们一直处于领袖阿兹莉尔的铁拳统治之下。过去的阿兹莉尔是令一切天翼种都心存恐惧的存在,而这一切都在“番外个体”吉普莉尔的诞生之后彻彻底底的改变了,阿兹莉尔变成了一个渴望妹妹(吉普莉尔)喜爱的姐姐形象。

其他时候阿兹莉尔就和大多数天翼种一样,在与排在天翼种之下的其他种族交流时觉得自己非常屈尊俯就。她也十分狡猾,很擅长心机头脑游戏,她能在不被空意识到的情况下就激他接受挑战。她还习惯在句尾加上“喵”。

在创造“最初番个体”时,阿尔特修的意图是创造一个“完美”的存在,因此阿兹莉尔害怕失败,害怕探索未知。这使得她无法理解造成损失的原因,更无法学习。这一事实,再加上与阿邦特·赫伊姆本身精神上的共同联系,导致她缺乏个人气质,没有创造力和最重要的意识,而这正是她与吉普莉尔最不同的地方。因为番外个体吉普莉尔拥有这些品质而她没有,因此有很多东西吉普莉尔能意识到而她却不能,这经常造成她们之间的矛盾,而这也正是吉普莉尔鄙视阿兹莉尔的原因。

在经历了小说第五卷的事情之后, 阿兹莉尔意识到了人类种的无限潜能。作为最不完美的种族,他们不断经历失败与失去,从中吸取经验并加以利用的能力赋予了他们无限的潜力。以败北或失败为前提,持续学习,不畏惧未知,反而欣喜地投入未知,这让她坚信人类种非常“危险”,还感叹自己在大战时为什么从来没有在意过这样的种族,从未把这种威胁放在心上。

在漫画《就是游戏人生!》外传故事中,阿兹莉尔因为力量被空限制,必须像普通人一样吃喝拉撒。因此,她发展了跟伊纲相同水平的食物基金,变成了一个不修边幅的吃货。甚至在建立基金之前,她就因为享受酒精带来的“精神循环”[3]加速的快感而爱上了饮酒。

特长编辑

即使是以天翼种的判定标准,她也异常的强大。她是阿尔特修部队的第一主力,能够召唤十六种族中排名第二的幻想种,阿邦特·赫伊姆的力量。在某次空白以超音速移动的情况下,她还说这种程度对她来说就像是“蜗牛”一样慢。

据说她也是所有异常天翼种的处决者,使用有别于寻常光柱形态的天击[4],毫不留情地解决目标。

她也很擅长欺骗。在6000年前阿尔特修战败之后,基于众人同意之下,她们制定了一个约定——禁止未经允许的自杀。然而阿兹莉尔却故意偷换概念,欺骗其他天翼种说她有命令她们自杀的权力,只要她不允许,任何人都必须好好地活着,同样,如果她命令她们自杀,她们必须服从命令。这其实是个谎言,为了让天翼种不会因为在阿尔特修失败之后找不到活着的意义而集体自杀。这一谎言持续了6000年之久,无人发觉。在遇到空和白的时候,表面上她好像愿意为了能和吉普莉尔在一起自愿输掉比赛,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在最后的游戏中,赌上所谓“自杀权”的阿兹莉尔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得到解脱。因为没有吉普莉尔的特殊能力,6000年来她苦苦寻求,却始终找不到最后的“答案”,但身为领导者,她必须担负起责任。如果大家能找到“答案”,就不必自杀;就算没有“答案”,吉普莉尔能带领大家找到活下去的理由,也不会自杀。那个时候,阿兹莉尔就算是完成了自己不让任何人自杀的使命,可以离去了。

在与『 』的游戏之后,阿兹莉尔身为天翼种的力量因为空最后对她释放的言灵而被“限制”。但这一限制似乎仅限于对她的魔法力量,身体力量并未受限。在《就是游戏人生!》中,她曾从阿邦特・赫伊姆上直接跳到了地面上,虽然地面被她砸出一个巨大的洞,但她自己却没什么事。

此外,她身为天翼种领袖的地位和权威并没有改变。只要她一声令下,所有天翼种都会听从她的命令。

弱点编辑

虽然她也很聪明,但却很难理解尝试、失败与学习的重要性,尤其是吉普莉尔的所作所为。尽管很多天翼种都已经找到了“答案”,她却悟性不高,始终没能找到答案。

她深爱着吉普莉尔,试着让十八翼议会把吉普莉尔当成“妹妹”(最后失败了)。她还说可以用天翼种的种族棋子来换吉普莉尔的洗澡视频。因此,吉普莉尔无情地讽刺了她,让她变得很心伤[5]

因为力量受限,她不再能够飞行、使用魔法以及感受精灵。这也使得她不得不吃东西和喝水。

此外,虽然阿兹莉尔体内有着阿邦特・赫伊姆的力量,但她还是会受到吸血种欺骗魔法的影响。因为当时的布拉姆刚刚吸收完空血液中强大的灵魂力量(这个状态下的他甚至连神灵种都能骗过)。

你知道吗编辑

  • 阿兹莉尔(Azriel)是天使长(archangel)或者说是恶魔的名字,在亚伯拉罕宗教中它代表的是死亡的天使长。这或许就是她头上有角的原因。
  • 在第五卷空白攻略天翼种的最后,阿兹莉尔疑惑自己为什么从未在意过人类种这样会不断学习的危险种族,一系列推导后她半开玩笑的认为大战是人类种在从中诱导,不过因为没有证据,她并没有得出肯定的结果。

注释及外部链接

注释及外部链接
  1. 天翼种的全权代理人有些不同,实际上掌握着真正权力的是十八翼议会而非全权代理人,全权代理人只是个代表,任何决定都必须得到议会的同意。只有当同意和反对票数相同时,全权代理人才有权决定最终结果
  2. 在大战时的天翼种弑神之战中,击穿神髓的实际上并非拉斐尔,而是阿兹莉尔以拉斐尔为挡箭牌,连同拉斐尔和神髓一起击穿了。“拉斐尔酱,你已经帮上大忙了,所以死了也没关系哦”便是她的原话。这导致了拉斐尔的重伤(失去了一片羽翼),在吉普莉尔出现之前阿兹莉尔从未说过道歉的话,更没有丝毫的愧疚感。
  3. 译注:原文为“spirit circuit”
  4. 在与吉普莉尔的战斗中她使用过这种方法,并非将力量收束释放,而是使其在封闭空间中自爆,被称为处决必杀技。不过被刚从龙精种那里学到空间知识的吉普莉尔用时空间转移给逃掉了
  5. 译注:原文为“nihilistic”

图片册 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